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基金投资 > 创业基金 > 专访以色列创业教父Yossi Vardi: 专注早期天使投资 押宝天才创业者

专访以色列创业教父Yossi Vardi: 专注早期天使投资 押宝天才创业者

时间:2016/4/1 11:55:29阅读数:0作者:网络
Yossi Vardi 被誉为以色列的“科技创业教父”。1969年,26岁的他创办了以色列最早的软件公司,成为了以色列科技创新领域的传奇式人物。 “我从来不关心商业计划书,这就像香肠一样,只有不知道香肠怎么做出来的人才会愿意吃它们。”Vardi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说道。 1997年,他投资了7.5万美元在世界首个即时通讯工具ICQ 的母公司Mirabilis。19个月后,美国AOL以4.2亿美元收购,这让他一战成名。在过去40多年里,他投资了多达86家互联网初创公司,涉及软件、清洁能源、互联网等各个行业,凭借“点石成金”的魔力,他投资的一些公司出售给了微软、Yahoo、eBay等全球知名企业。 平均每笔投资约30万美元 《21世纪》:外界传言你在选择投资对象时从来不看商业计划书,那你最关心什么? Vardi:的确如此,我认为在互联网行业,最重要的是人才,我看重这些人的行为举止、文化修养以及他们展现出来的财务责任感。相比商业计划书和商业模式,一个拥有共同目标、紧密合作的团队更重要,他们需要具备过人的天赋,并且可以将想法在实践中成功执行。事实上,在互联网行业,每六个月就会有新的潮流出现,创业者需要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比如,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网上购物网站,但只有极少数的获得了成功,比如亚马逊、eBay、阿里巴巴等,它们成功的关键并非由于商业模式,而是在于执行。 同时,财务责任感在创业初期十分重要。在这个阶段,这些初创企业通常缺乏足够的资金,因此它们往往需要引入一些比较昂贵的投资,给予投资者更多的股份。在早期融资阶段,创业者应该尽可能地将这些资金物尽其用,发挥最大的功效。 《21世纪》:作为全世界知名的天使投资人,你倾向于投资哪个阶段的初创公司? Vardi:我只会投资那些处于最早期的初创公司,通常创业者只有某个想法,而且我是第一个投资者。虽然这个阶段的投资回报更丰厚,但很多投资人认为风险太高,因为大量的公司不能度过这个阶段生存下来。但是,我并不担心风险,我愿意在最早期就进入,一些创业者甚至带着看起来天方夜谭的想法来找我,他们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要将这个想法变成现实。这让人十分兴奋。 《21世纪》:你在互联网行业投资的公司数量庞大,目前整体的投资回报如何?作为天使投资人,你每笔投资的金额大约多少? Vardi:目前我在互联网领域共投资了86家公司,在其他行业也投资了20-30家公司。到目前为止,29家公司已经倒闭,28家公司我已经成功退出了。所以,这样的成绩单让我成为了既是最差劲的也是最优秀的天使投资人。 对于不同的初创公司,我的投资金额由10万美元到200万美元不等,如果我的投资达到了200万美元,公司还在亏钱,我就会停止投资。目前大约平均每笔的投资金额为30万美元。 《21世纪》:目前全世界掀起了一股投资互联网初创企业的浪潮,你认为其中是否有泡沫存在? Vardi:我并不认为这存在任何泡沫,只是这个行业发展的一个新阶段。我们看到第一代的投资者已经成功退出,这对于整个行业持续发展的动力十分关键。早期天使投资人在成千上万的初创企业中找到了腾讯这些公司,他们获得了投资回报退出,然后寻找新的投资目标。正是这样的循环,互联网行业才能不断持续发展。 1997年,他投资了7.5万美元在世界首个即时通讯工具ICQ 的母公司Mirabilis,19个月后美国AOL以4.2亿美元收购,让他一战成名。 钟情软件类的产品 《21世纪》:作为投资人,你目前主要关注哪些具体行业和产品?你是否有兴趣投资一些人工智能穿戴设备? Vardi:我自己对互联网的消费产品更有兴趣。在我投资生涯里第一次巨大的成功就是对ICQ的投资。我儿子当时是ICQ的创始人之一,他们当时和我说要开发一个软件,可以让人们在网络上互相发送信息。我当时觉得这个想法十分愚蠢,但因为我儿子的关系,我给他们投资了7.5万美元。19个月以后,我就把公司卖给了美国ICQ。事实证明,我错了。 以产品而言,有些面向企业,有些则针对终端消费者。我更倾向于后者,以很少的投资可以知道这个产品是否能够成功。智能穿戴设备这些硬件设备不太适合我的投资风格,我认为硬件设备十分复杂,你需要物流、组装、售后服务、消费等一个庞大的系统,太复杂了。我更喜欢软件类的产品。 《21世纪》:在你卖出ICQ不久后,互联网泡沫就破灭了。你如何选择退出的合适时机? Vardi:我在1998年6月将ICQ卖给了AOL。事实上,如果ICQ等多六个月再卖,我可能获得多十倍的回报。如果再等两年再退出,我的投资可能输得一无所有。所以,你永远无法预知何时是最佳的退出时机。我们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买家,对于这个结果我很满意。说到投资时机,有时候运气也十分重要,当然运气来了你也要牢牢抓住。当幸运之神在敲门的时候,你最好不是正在厕所里。 一般而言,我投资互联网初创企业的退出时间在3-7年左右,其中最短的退出时间是14个月,那就是我投资的Gifts Project被eBay收购。我不介意等待,只要那个公司可以继续成长,这是对创业者的尊重。即使某个投资项目失败了,我可以很快从别的地方赚回来。但是这些创业者们花费了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因此我觉得应该给他们的更多的时间。 《21世纪》:你经常提到犹太母亲的教育对以色列成为创新大国的作用,除此以外,政府在推动创新产业上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Vardi:我所说的犹太母亲实际上是讲的一种教育理念,类似于中国的“虎妈”。除了在教育和资金方面提供支持以外,政府更重要的是创造一个生态体系,鼓励人们创新,并乐于互相分享。这样的文化氛围可以激励更多的人创立自己的企业。培育创新精神、企业家精神的文化是最关键的。 《21世纪》:中国政府近年来不断推动创新科技产业,你对中国的前景怎么看? Vardi:中国在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建立了世界上最高效的制造业,拥有技术的工人,他们知道如何将不同的零件和原材料如何最有效率地进行生产。随着中国经济不断转向价值链的上游,开始进入软件领域。由于互联网,中国可以迅速地获得技能和积累用户经验,同时在不断吸收整合这些技术的过程中,开始发展自己的技术,涌现了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行业龙头企业。因此,中国同时具备高效的制造产业以及软件行业的实力,而目前西方国家以及其他国家往往只有两者其一。正是这样的竞争优势,中国未来能在全球价值链中不断向上走。(编辑 赵海建)
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处理!

上一篇: 易方达创业板ETF基金一周激增10亿份

下一篇: 用定投穿越牛熊 搞创业板年收益25%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