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基金投资 > 新华基金 > 迷你基金陆续清盘 短期理财被货基击倒

迷你基金陆续清盘 短期理财被货基击倒

时间:2016/6/20 15:12:41阅读数:0作者:网络

 "刚诞生时“风光无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分级基金如此,短期理财债基亦是如此。然而,市场是残酷的,逐利的投资者对已往的“旧爱”可以毫不留恋地抛弃。 数据统计,截至6月16日,全市场共有47只迷你基金陆续选择清盘,其中,17只为短期理财基金,占比高达36%。 “部门细分类别将"消亡",这是市场决定的。”济安金信基金研究中心主任王群航对记者表示,从流动性和收益率两个方面看,短期理财基金均不如货币型基金。这类产品已没有存在的意义。 与短期理财基金同样陷入窘境的还有分级基金。记者注意到,此类产品的清盘主要从今年开始,自中融中证白酒作为首只清盘分级基金在今年5月份选择与市场“告别”后,紧接着又有两只分级基金选择了清盘,另有7只则选择转型。 “分级基金应该逐步退出市场了,就像短期理财债基一样。”王群航称。 短期理财被货基“击倒” 5年前,在银监会叫停30天以内的银行短期理财产品后,公募基金中的短期理财债基“横空出世”,一度成为市场资金的宠儿。截至2012年12月底,短期理财基金发行规模2651.57亿份,占到全年新基金首募6800亿份的近四成。 然而,好景不长,余额宝货币基金的兴起让大批想在短期理财市场上分得一杯羹的基金公司措手不及。“既生瑜,何生亮”,短期理财基金逐渐沦为“鸡肋”,甚至成为清盘“重灾区”。 事实上,2014年9月诞生的首只清盘的基金——汇添富理财28天债券就是短期理财基金。2016年以来,随着基础市场的震荡下行,权益类基金成为基金清盘的主流。但在固收类产品中,3只选择清盘的均是短期理财基金。 继新华财富金理财债基在今年选择清盘后,6月13日,某银行系基金公司旗下的21天理财债基、60天理财债基也发布了以通讯方式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审议终止相关基金合同事宜的公告。对于这一决定,公告称,是“根据市场环境变化,为更好地满足投资者需求,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倘若2/3投资者同意上述清盘决议,这将使全市场中清盘的短期理财数量推升至17只。与此同时,还有多只同类产品在清盘边缘挣扎。Wind数据显示,全市场92只(A、B份额分别计算)短期理财基金中,46只资产规模少于2亿元,占总数的50%;其中,25只基金规模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占总数的27.17%。 “这两只短期理财基金选择清盘主要是为客户权益考虑。”上述银行系基金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首先要强调的是,与权益类基金清盘不同,此类基金的投资者都是在盈利的基础上退出。 该相关人士指出,实际上,短期理财基金的清盘并非是个例,而已经是行业共同现象,因为市场的需求发生了变化。一方面,由于目前短期市场资金并不是很紧张,该类基金收益率不断下调,再加上今年以来债市风险点频出。另一方面,此类产品并不是随时可以赎回,流动性问题也导致更多的投资者更愿意直接选择购买货币型基金。 “近几年已经鲜有基金公司再新发短期理财基金了,还在运行中的也是规模不断缩水。”上海某中型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也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投资范围和货币基金类似,收益率也类似,流动性还不如货币基金,所以没人有兴趣了。 当然,除了清盘,短期理财基金还存在转型的选择。实际上,在清盘机制未尝试之前,迷你短期理财大多是选择通过转型的方式继续存活,如华安双月鑫短期理财债基转型为华安月安鑫短期理财、万家14天理财债基转型为万家日日薪货币基金等。 对于转型,北京某大型公募固定收益部投资总监称,在基金性质转向上,如果基金的转型性质变化不大,比如短期理财基金转变为货基或债基,转型难度相对较小;但如果性质改变较大,如短期理财基金转变为权益类基金,可能性和难度就很大了。 在王群航看来,短期理财基金没有生命力,这一类型的产品退出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分级遭“市场+政策”双打 分级基金也是一个“悲催”的主。在牛市中,分级基金的杠杆特性和低参与门槛使其“风光无限”。2014年9月至2015年6月中旬的一轮牛市中,分级基金的规模增幅高达775.6%。然而,随着去年6月中旬股市开始大幅下跌,股票分级基金净值和价格大幅杀跌,杠杆不断放大,投资者损失惨重,动辄单日跌去40%以上的“下折潮”惊吓到了市场,分级基金规模大幅缩水。 6月13日,端午节后开盘第一个交易日,A股主要股指再遇重挫,跟踪各标的指数的分级基金集体飘绿,其中17只跌停,多达11只分级基金再次拉响下折警报。截至6月16日,仍有9只分级基金未脱离下折危机。根据集思录数据,目前濒临下折较近的为煤炭B级和地产B端,只要母基金分别再跌3.47%、5.03%,这两只分级B便会触发下折。 “去年跟着朋友一起买分级基金,说是赚钱快。”6月15日,基民王女士对记者坦言,对于此类产品其实此前并不了解,现在也是一知半解。当时看到自己购买的分级基金份额减少了,还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是下折了,“不懂的还是绕道为好”。 “分级基金这一块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少基金公司"管生不管养",从诞生开始就伴随着投资者教育不足的问题。”王群航认为,大部分投资者并没有完全弄清楚分级基金的各类条款与投资策略,而分级基金在下折时净值杠杆往往达到5倍左右,但对于这样的高杠杆产品,并没有严格的投资者准入规则,造成大量对分级基金风险收益特征缺乏认识的投资者参与投资,一旦出现急跌行情,他们往往无法做出有效应对。 事实上,更多亏损的分级基金投资者是“心有不甘”的。去年8月底,分级基金纷纷下折后引发大量投诉,监管层不得不宣布暂缓分级基金产品的注册工作,交易所方面也因此暂停了分级基金子份额的上市工作。对于未能上市产品的后续安排,至今监管部门还没有给出明确政策。 王群航此前对记者表示,分级基金目前没有重启的迹象,并且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性,重启更多地或许只能给市场添麻烦。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层这一暂停上市的决定也使一批分级基金陷入窘境,在今年5月选择清盘的中融中证白酒分级基金就是这一“尴尬”时期的产物,这也是国内首只清盘的分级基金。对此,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对记者分析,如果分级A和分级B不让上市交易,将丧失二级市场套利功能,市场流动性也大大限制,投资者大概率地会用“用脚投票”。 而面临清盘命运的分级基金显然不止中融中证白酒一只,另有9只同类分级基金也徘徊在清盘线上下。这9只类似产品均成立于去年第三季度市场巨幅下挫时期,也同样因监管层暂停分级基金审批上市后,被迫成为在场外交易的纯指数型基金。没过多久,中融中证白酒就等来了“陪伴者”,6月份,银华中证一带一路主题指数分级、银华中证国防安全指数分级同日加入了清盘队列。 与此同时,在今年5月至6月期间,更多“生不逢时”的分级基金则选择了转型,包括交银施罗德中证环境治理指数分级、国泰国证新能源汽车指数分级、金鹰中证500指数分级、融通中证大农业分级、鹏华中证医药卫生指数分级、前海开源中证大农业指数分级、信诚中证基建工程指数分级等7只基金选择转型为LOF基金。对于此类转型,王群航也并不看好,分级基金转型为LOF,“从一个看不到前途的地方,转型到一片已经没有出路的泥潭中”。

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处理!

上一篇: 山歌传递中泰友谊——刘三姐山歌唱响泰国

下一篇: 基金周评:商品基金4月表现抢眼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