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基金投资 > 私募基金 > [股市360]贝恩资本掘金中国高端医疗业 外资抢滩银发市场

[股市360]贝恩资本掘金中国高端医疗业 外资抢滩银发市场

时间:2016/4/5 13:44:35阅读数:0作者:网址
  ----本文导读:----
【贝恩资本掘金中国高端医疗业 外资抢滩银发市场】在中国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今天,相关产业正在逐渐形成巨大的市场。根据德勤的统计数据,中国医疗护理的花费正在快速增长,从2014-2018年,相关支出每年预计平均增长11.8%。传统中国家庭的养老模式正在改变。

  3月17日,贝恩资本私募基金宣布,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亚太医疗集团(APMG)的绝大部分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分析后,觉得做全科医院的难度比较大,而专科医院专攻某一个科,比较容易做出特色。亚太医疗在神经和肿瘤等特殊领域占领先地位。在亚太医疗的神经科,很多病人的年龄较大。一个人一生在医疗方面付出最多的,可能就是人生的最后两年。”贝恩资本私募基金的董事总经理竺稼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明选择亚太医疗的原因。

  在中国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今天,相关产业正在逐渐形成巨大的市场。根据德勤的统计数据,中国医疗护理的花费正在快速增长,从2014-2018年,相关支出每年预计平均增长11.8%。传统中国家庭的养老模式正在改变。

  与此同时,政府正逐步开放相关市场。2014年,北京、天津和上海等7个省市地区全面开放医疗服务空间,允许外资100%投入医疗行业。“老龄化对医疗、制药等行业的影响非常明显,中国这块市场的增长和发展潜力是巨大的。引入外资和民资都是好事,它们能够增加可利用的资本并引起市场竞争。”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国际商学院市场营销与创新管理学副教授、老龄化社会研究所创始院长康福润(Florian Kohlbacher)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3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进一步释放开放养老市场的信号。“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表明政府可能希望开放这块市场。”中国老龄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邓春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人口学具有可预测的特点,很多数据都来自对未来几十年的预测。据统计,当前我国高龄老年人口已达2500万。预计到2020年,65岁以上老人占比将升至20%。到2030年,超过60岁的人口预计将达到3.65亿,占总人口的比例将由现在的16.1%提升至25.2%。

  从现在到2020年甚至2030年,“这个时间远远超出了企业家进行战略思考的范围。因此他们倾向专注在短期内看起来更为急迫的议题上,并且总是推迟展开他们的银发市场战略。”康福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4年,康福润来到中国,研究人口老龄化蕴含的商业意义。有关中国商业养老市场一直未能发展的问题,曾经困惑了他很多年。“尽管有很多相关的数据和信息,但是管理者不能找到这些信息的意义,无法将之转化为具体的商业动作。他们对该怎么做感到矛盾,而这种矛盾的情绪导致他们相关的商业行为陷入停滞和瘫痪。”

  同样研究了多年养老行业的本土学者邓春阳,进一步指出了商业公司没有实行具体行动的原因。邓春阳曾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过建立养老产业制度和行业规范、对养老产业的长期金融解决方案等建议。在他看来,单纯从企业的角度开拓中国养老市场,非常困难,这涉及不同部门之间的权责、资源配置等问题。“中国在2013年之前,主要把养老定位成‘事业’,由国家兜底。企业想参与,难度很大。到了现在,很多人想要做养老,但政府的一些部门在审批上还是卡得比较严。政府官员的理念和专业度,地方政策的开放度,可能都需要系统化的支撑。”邓春阳说。

  中国政府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始积极推动资本进入。此次由五部委联合发布的《意见》,提出到2025年,应基本建成与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相适应,符合小康社会要求的金融服务体系。《意见》包括鼓励金融机构(银行、保险、 租赁、信托)为养老产业主体提供中长期资金支持;鼓励金融为居民提供创新的金融服务,以提升居民购买养老服务的能力等。但更详细的执行细则并未公布。“细节需要完善,制度也需要一些突破,”邓春阳说,“资本是其中一个问题,但更重要的问题可能在于养老产业从业的盈利模式、定位、标准化、法律等一系列的配合。”

  康福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很多年来,他一直与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保持交流,并尝试在国际层面上与对方讨论。“这是一个涉及战略新分配资源的问题,中国政府对这一问题已经变得非常严肃。”

  事实上,此次《意见》出台之前,政府已经开展一系列直接或间接的举措,试图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口老龄化引起的相关问题,如开放医疗市场、允许外资进入、药品实行市场化定价等等。就与养老产业直接相关的政策来说,2013年9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意见》,在养老服务事业和产业投融资、用地、津补贴、税收减免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政策。“目前做得相对成熟的领域,是卫计委的护理型养老和康复型养老。企业如果想要从事这方面的话,相关文件的审批还是有一定难度。”邓春阳解释,“目前卫计委的管理跟民政部门需要有一定的协调,因为从国家的法律来讲,养老更多的还是由民政主导,但民政部门在医疗方面的资源相对要弱得多。此外就是制度性问题,市场的规范化、权责的分工,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明确。”

  英国《金融时报》早前一篇报道援引2014年9月中国政府公布的报告指出,与老年人相关的商品和服务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老年市场潜力达4万亿元人民币。该报告并预测,到2050年,老年人消费占GDP的比例将提高至1/3.

  与日本等国家不同,中国的老龄化具有“未富先老”的特征,曾引发部分企业和学者对中国老年人消费力的担忧。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将中国老年消费的特征总结为两点:其一是消费观念不足。“比如我的父母,他们的需求很多,但是要让他们为这些需求掏钱,那可费劲了。但不掏钱怎么能变成市场呢?”另外一点来自老年人的经济水平。“现在公办的养老院可能一个月要2000元,民营的可能达到四五千元,一些像样的公寓甚至上万。对中国一般老年人而言,这个市场有多大呢?”顾昕反问。

  对此,康福润的看法不同。他表示,在中国,实施了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改变了父母将财富留给子女和孙辈的观念,父母们“现在会更多为自己着想”。正因为如此,中国老龄化的相关研究在今后会变得更加有意义。

  康福润认为,中国老龄化几乎会影响到每一个行业,不管是企业还是非营利机构,对此都不该忽视。“当然,最典型的关联行业还是医疗、制药、金融、保险和消费品。”至于海外资本的进入,“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这将会给外国投资者带来先发优势。构建消费者关系和建立品牌都是需要时间的,越早开始做这些,就越能够保证自己完全参与创建这个市场的过程,更何况这个市场将会成为全球的领先市场。”

  根据2011年商务部公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国政府目前高度鼓励外商投资老年护理机构。而中国在老人护理专业技能方面的不足,令国内民营的护理机构难以提供中高端的服务。“由政府资助的国有疗养院,不能够满足正在增长的护理需求。我们希望这块巨大的市场能够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广州市从化区区委书记庄悦群,在此前任职广州市民政局局长时曾如是说。

  在西方,高端护理在老年人当中很受欢迎,但因“未富先老”的特点,很多外资企业看中的老年中高端医疗市场,市场需求其实尚不明确。“有钱的老人会不会去享受这一服务?这尚不清楚。总而言之,市场需求到底是什么?这是投资者的痛点。”顾昕说。

(责任编辑:DF208)

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处理!

上一篇: 壳资源价值显现 私募频频举牌

下一篇: 大控股吕志超:险资是私募理想的长期合作伙伴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