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基金投资 > 信托基金 > 工银安盛: 银行系保险公司偏爱非标类资产

工银安盛: 银行系保险公司偏爱非标类资产

时间:2016/5/11 15:12:07阅读数:0作者:网络

0在保险江湖中,银行系保险公司自成一派。 日前,工银安盛首席投资官郭晋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道出了银行系保险公司的投资“秘籍”。 “银行系保险公司通常以中短期、偏储蓄类的保险产品为主,因此负债久期不会过长;银行系保险受母行风格影响,风险偏好较低,因此在大类资产配置上更偏重于固定收益类资产,而固定收益类资产中又会偏重债权计划、信托等非标类资产,权益类资产的配置则相对低于行业其他主体。不仅如此,银行系保险公司的风控往往是母行风险管理体系中的一部分,包括风险敞口、风险准入、风险动态跟踪、风险偏好等。” 银行系保险公司既有自身的个性,也有行业的共性。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保险公司几乎面对着一致的困难。正如郭晋鲁所言:“未来几年,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的难度将持续加大。在利率下行、资产稀缺的压力下,保险资产配置和再投资要么通过承担利率和市场风险来博高收益,要么只能下调收益预期。” 对此,郭晋鲁认为:“保险公司应该以大类资产配置为基本策略,坚持绝对收益理念,在防范信用风险和利率风险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定的优势,加大固收类资产投资,维持组合收益水平;稳步开展非上市股权投资;优化二级市场权益投资结构;在严控汇率风险的前提下适度推进境外投资。” 厌弃信用风险、重视流动性管理 《21世纪》:“短钱长投”饱受争议,但银行系保险公司负债久期相对较短,应该怎样管控这一风险? 郭晋鲁:银行系保险公司非常重视流动性风险的综合管理。具体而言,银行系保险公司的新单保费稳定性较高,年增长率可能在50%以上,因此在资产负债匹配上,资产久期会比负债久期稍长一些。不过,为防止黑天鹅事件影响保费收入的情况发生,银行系保险公司通常会配置较高比例的可快速变现资产,如债券、银行存款等。这样一来,即使无法做到资产负债久期的完全匹配,但风险也是可控的,而且可以通过综合管理获得超额收益。 《21世纪》:银行系保险公司在风控上有哪些优势? 郭晋鲁:就工银安盛而言,公司的风控属于工行总行风险管理体系中的一部分,包括风险敞口、风险准入、风险动态跟踪、风险偏好等。例如,在投后管理上,工银安盛投资某个项目后,需要将信息报送工行总行备案。与此同时,公司也能够从总行拿到所投项目信用主体的财务状况,如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季度或半年度信息、资产信用状况等。 《21世纪》:工银安盛是否考虑设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 郭晋鲁:工银安盛已经向保监会递交了设立资产管理公司的申请。设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是银行大资管战略的一部分,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可以依托总行信贷资源,设计一些保险资管计划产品,服务于保险资金的运用和银行信贷客户的需求。例如,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发行债权计划,不仅能满足保险公司自身的需求,也可向其它保险公司和第三方进行外部销售,从而开拓第三方资产管理业务。 稳步开展非上市公司股权投资 《21世纪》:对于在保险资产配置中占比最大的固定收益类资产,应该采取什么投资策略? 郭晋鲁:一是加大债权计划、股权计划和其他金融产品等非标资产的配置,严控信用风险。在利率下行通道,继续增配高收益、长久期产品,提前锁定未来的投资收益,缩小资产负债缺口。在偿二代下,非标品种相对配置价值高,可以优先配置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发行的债权计划和股权计划,对外部机构发行的金融产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展投资。 二是保持债券规模基本稳定。当前利率债的收益率已经达到新低,但在偿二代下,寿险公司对利率债特别是超长期国债仍有稳定的配置需求;信用债配置应严控信用风险,策略上应以配置高等级债为主。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央企或地方重点国企、平台发行的高级债较多,但并不是都可以投资,工银安盛比较倾向于手中有供水、供电、供热、煤气、高速公路收费权的国有发行人。 《21世纪》:对于正在兴起的股权投资,保险公司应该持什么态度? 郭晋鲁:一是稳步开展非上市股权投资。对符合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等国家发展战略的股权项目如健康服务、新能源、环保、人工智能等,应主动把握投资机会;加强对FOF这一投资工具的运用,通过对不同投资阶段、地区、行业和策略的优秀股权投资基金进行配置,逐渐降低股权投资受新技术、新团队、新市场和经济周期等诸多因素的负面影响,使股权投资组合多样化。 二是优化二级市场权益投资结构。保险公司应择机配置高分红率的股票,构建类固定收益组合,降低资本市场波动对投资收益和偿付能力的影响,增加股票战略投资。维持基金投资与委托投资的资产配置比例。 《21世纪》:保险公司应该怎样参与境外投资? 郭晋鲁:在境外资产的配置策略上,应重点关注外汇敞口的风险暴露,严格控制流动性风险,资产久期控制在2-3年。长期配置则要综合考量风险资产溢价水平和公司的风险偏好,加强期限错配管理,避免外汇短期风险的长期化。 资产负债缺口控制在1-2年 《21世纪》: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保险资产配置存在哪些风险? 郭晋鲁:一是信用风险。产能过剩行业的重组预期可能对微观主体的债务质量产生较大影响,去产能与供给侧改革对行业信用质量的影响值得关注。 二是利率风险。保险公司期交产品负债期限较长,趸交产品负债期限相对较短。在低利率环境下负债成本具有一定刚性,易上难下。保险公司资产端的投资与市场同步,品种受制于市场供给,低利率环境下投资收益则易下难上。 三是权益风险。股市震荡对保险资产权益类配置的影响不言而喻。 四是流动性风险。不过,保险公司保费收入快速增长,会带来大量现金流流入,行业层面,对资产的流动性要求也不高。 《21世纪》:应该怎样应对上述风险? 郭晋鲁:对于信用风险,保险公司应该在风险治理体系下明确风险责任承担机制,建立涵盖投前基础制度建设和项目控制,投中的项目尽调、评审、决策,投后的项目运营与监控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 对于利率风险,保险公司应该加强产品层面分账户的资产负债匹配。对于长期负债账户,应配置长久期资产以缩小相对负债的久期缺口;对于短期负债账户,在现金流整体匹配的前提下,通过配置利差较高的非标类资产适度拉长短端资产久期,但资产久期超出负债控制在1-2年之内。 对于权益市场风险,一是保险公司研究运用股指期货、股指期权、收益互换等衍生品作为风险对冲工具,进行股票等权益资产组合的风险管理。二是加强主动管理,对符合公司投资策略和投资方向的上市公司,在恰当时机和条件下大比例买入上市公司股权,直至能对上市公司决策有实质影响,使保险公司和上市公司在战略合作、业务发展等方面形成协同效应。 对于流动性风险,大部分保险公司有条件通过承担部分流动性风险来提升收益。加大非标资产投资,相比同等主体的信用债,通过让渡流动性,获取流动性溢价,享受期限骑乘收益;增加股权类资产投资,是结合保险公司资金长期稳定的优势,多元化投资增厚收益。 对于短期负债流动性要求高的公司,应该对现金流流入和流出做出预判和跟踪。对于大额流动性需求做到提前规划,灵活运用质押式回购、存单质押等工具来补充流动性。 《21世纪》:“偿二代”对保险资产配置和风险管控上产生了哪些影响? 郭晋鲁:有别于偿一代规模导向的资本计提方法,偿二代采用风险导向的资本管理方式,真实反映公司风险暴露状况,尤其是资产负债不匹配风险。保险机构要将资产配置的考虑因素从收益、风险扩展为收益、风险和资本占用三要素。 同时,偿二代对保险资产负债匹配决策的影响也较偿一代大幅上升。例如,以往单纯通过提升权益配置比例来提高趸交产品客户回报率的方法,现在由于资产负债性质错配(负债为确定成本而资产为不确定回报),而让公司承担额外的偿二代资本成本,反而可能降低组合资本调整后的投资收益;反之,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由于负债久期长于资产久期,如增加长期国债配置,将会有效对冲利率风险,降低偿二代最低资本总量,提升资本使用效率,从而提升组合资本调整后的投资收益。 此外,偿二代中引入的风险分散机制,也鼓励保险公司分散风险敞口,通过引入不同风险敞口的投资资产类型,可以在不增加资本占用的情况下提升公司投资收益率。 

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处理!

上一篇: 同花顺拟使用自有资金不超5000万元购买信托产品

下一篇: 企业传承——三明治模式培训家族企业接班人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