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贵金属投资 > 黄金 > 张国立 IP剧比一般剧本价格高10倍

张国立 IP剧比一般剧本价格高10倍

时间:2016/3/7 11:43:14阅读数:0作者:网址

2016年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张国立被媒体团团围住。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在文艺界别第一天的小组讨论之后,全国政协委员张国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谈到当下电视剧市场很火的词:“IP剧”。

IP剧的出现,给传统电视剧的制作模式带来了冲击,“IP一集戏电视台加上网络一集可以卖到900多万,我们(传统电视剧)才100多万。”张国立说。

“但我有我的坚守。”张国立说,我就是拍我喜欢的,做好赔钱的准备,拍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快乐。

“姐弟恋不能拍”不是广电总局出台的

新京报:小组讨论的时候,你关于网络剧的话被个别媒体误读了?

张国立:媒体报道的那段话,其实是我在给一个委员解释背景,“这个事情(网络剧监管的措施)已经有了,可以不提了”,这并非我个人的观点。

我想说的重点其实是电视剧,希望呈现在大家面前的作品是在统一的标准下,而不是网络一个标准,电视剧另一个标准。我是在呼吁大家要平等,不是要压制网络剧。如果网络剧可以这个样子(拍),那么电视剧是不是也可以一样?我没有视网络剧如大敌,大家都是骨肉,手心手背得一样。

我本想准备一个提案,能不能给电视剧松松绑,让更多的人回来拍电视剧。

新京报:之前对于外来剧的播出也有过类似争议?

张国立:我也喜欢看美剧、韩剧。

我们拥护让狼进来,但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自己也跑起来。文化市场一旦失去,不是一代人可以挽回的。

新京报:3月初,有一份《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在网上流传,里面提到姐弟恋、未成年人早恋这些都不能拍,这会不会使得电视剧题材越来越窄?

张国立:这份文件不是广电总局出台的,它是一个行业协会的文件,不是法律,也不是政策。

电视剧行业协会在试着做这件事,像《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也是给大家提个醒,这些东西要是不写可能就没有麻烦。这是行业协会善意地给你打个预防针,它不是法律,不是它写了你就不能拍了。

“内心戏”出口难寻

新京报:去年电视剧市场最热的两个词是“IP”和“小鲜肉”,你怎么看电视剧市场被这两个词占据?

张国立: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台是只要有好剧就可以播,他们都有自己的理念,比如要青春、年轻,把市场的需求就做成这样了。所以去年IP被抢,小鲜肉的演员都忙不过来,价格越来越高,你定成这样一个位置,他就成了抢手货。

新京报:发生这样的变化是不是和现在电视剧观众受众群体的变化有关,年轻观众所占的比重增加了?

张国立:年轻人基本还是在看颜值。其实坚守在电视机前的还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在网络上看剧,网络有自身的先机,它没有黄金时段,你什么时候打开都能看,电视机你得一直守着看,过了这个时间就没了。传统电视播放没有网络这么随意,这确实是有冲击。

新京报:这种现状下,你有想过也去拍一些IP剧吗?

张国立:我肯定是要坚持自己,我恰恰觉得,过去一些很难拿到的好剧本,现在拿在手里的多一点了,写时代写人物命运的。我没有专门去买IP,现在价格也太高了,比一般电视剧至少高10倍,还有更高的。

新京报:很多也在坚守自己创作想法的导演,他们也有一些声音,有些人觉得对于现在的市场感到很迷茫,不知道到底该拍什么?

张国立:我去年拍了一部电视剧,年初拍的,到现在虽然卖出去了,但是两家卫视还没有凑齐,是和闫妮一起演的《赎罪门》,一个人物内心戏。这样的戏出口不被重视。我不迷茫,知道自己要拍什么,但拍出来往哪儿去放?现在的出口不管是传统电视台还是网络媒体,都没有(内心戏)出口。

“IP剧比一般剧本价格高10倍”

新京报:听到有一种说法,今年“一剧两星”(是指一部电视剧最多只能同时在两家上星频道播出,该政策于2015年1月1日起实施)有可能放开到“一剧三星”?

张国立:没有放宽到一剧三星,是一些好的剧可以奖励到一剧三星。

新京报:实行“一剧两星”之后,不少制作方都在讨论,收剧的平台少了,对电视剧的成本投入和收回都造成了一定影响。

张国立:现在整个的物价、演员的价格,拍一部剧的投入和收入已经不成比例了,再加上电视台在播剧的中间也不能插播广告,电视台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收剧,造成现在的戏没有IP、小鲜肉就很艰难。小鲜肉有网络市场,我们这些老腊肉没有网络市场,人都看你一辈子了。产出比不合适,IP一集戏电视台加上网络一集可以卖到900多万,我们才100多万,现在都拍不了一个戏了。

新京报:所以“一剧两星”也并没有让演员片酬降下来?

张国立:现在演员荒,综艺节目一多,演员都找不着了,都忙得要命。“一剧两星”没有起到降低演员片酬的作用。比如我现在请演员都是倒推,看这部戏能卖多少钱,再搭演员的班子。

新京报:IP的情况能好一点?

张国立:真正大IP的制作者也不一定能挣到多少钱,买IP和演员的价格也很高,就是赚个吆喝。

拍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快乐

新京报:大家一直在谈文化“走出去”,但现在“走出去”的国产剧并不多?

张国立:文化我们还没有走出去,不是一部剧卖出去了就算走出去。你看韩国的电影、综艺模式,艺人在中国年轻人中的影响力,这才叫走出去。我们可以引进韩剧,但引进韩剧的同时,是否可以也推出去一部国产剧?

新京报:电影市场的情况感觉也类似,很多有IP、小鲜肉的电影不管拍得如何,票房基本都不错?

张国立:我就是拍我喜欢的,做好赔钱的准备,因为我既不是小鲜肉也没有IP,没有人愿意跟你对赌,给你保底,我就是一个过了气的演员。反正还能赚钱吧,也不是说你现在赚不了钱了就去到处嚷嚷,还能养活团队。但我有我的坚守,拍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快乐。

★新闻内存

“IP”、“小鲜肉”抢占电视剧市场

2015年的电视剧市场,最热的两个词是“IP”和“小鲜肉”。

IP,“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直译为知识产权,在目前的语境中,更多是指适合二次或多次改编、开发的影视文学等。

“小鲜肉”一词,多和“颜值”共同出场,“小鲜肉”的身后,是万千粉丝,和他们不容小觑的消费能力。

“现在很多(影视剧)从业人员,觉得自己要是不提IP就落伍了。”张国立说,IP更受资本市场的关注,资本推动了整个市场的转型。现在电视台在收剧时也发生了变化,以IP为先导,看是不是有小鲜肉。IP基本都是来自网络文学,别的不说,起码电视剧题材的多样性是受到了影响,去年电视剧市场就基本被IP、小鲜肉占据了。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处理!

上一篇: 汇率飙升致外汇资产大缩水 瑞士央行创史上最大年度亏损

下一篇: 领新一代实力派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