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贵金属投资 > 金银 > 韩国造船业断崖式衰落 三大船企上半年仅5个订单

韩国造船业断崖式衰落 三大船企上半年仅5个订单

时间:2016/5/11 16:16:00阅读数:0作者:网络

本月5日至8日,韩国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假期,不仅是5月5日韩国的儿童节假期,韩国总统朴槿惠更是为了促进韩国不振的内需,决定将5月6日星期五定为临时假期,鼓励韩国民众进行国内旅行,拉动内需。 按理讲,这样的初衷非常明显——为促进韩国内需,并为韩国民众提供更多的选择。但就是这个黄金假期,韩国造船业的员工却过得异常艰难,因为在这个假期过后,很多员工将会面临被公司解雇的命运。 据韩国媒体的报道,近年来,由于全球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船舶需求的下降,曾经作为韩国出口支柱产业之一的造船业受到了重创。另外,韩媒分析,中国造船业的崛起也成为韩国造船行业衰败的原因之一。 韩国造船业面临窘境 9日,韩国黄金假期刚刚过去,韩国排名第一的造船企业现代重工就表示将关闭部分船坞,另外,将接受公司中高层员工提前退休的申请。此举措将作为现代重工的紧缩方案之一,提交到该公司的债权方。 据韩媒透露,作为全球领先的造船企业,现代重工在全韩共拥有11个船坞,这也是该企业自1973年创办以来首次宣布关闭部分船坞。本次裁员将最终导致包括近25%的高管在内的2000~3000名员工失去工作。对此,现代重工方面表示将为员工提供40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而就在不久前,现代重工刚刚解聘了近60名高管。 面对窘境的不仅仅是现代重工。同样是韩国领先的造船企业,大宇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也被债权方和政府要求提交紧缩方案。对此,大宇造船海洋向债权方提交了以裁员3000人为主要内容的紧缩方案。 韩国造船行业的三大巨头同时提交紧缩方案,这与近年来韩国造船行业面临的危机直接相关。 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统计,2016年1月至今的5个月,韩国三大造船企业加起来仅接受了五个订单,其中三星重工更是达到“零订单”,该数字仅为去年同期的1/20,韩国造船行业订单正在面临断崖式下滑。 根据韩国央行提供的数据,今年一季度韩国造船业和其他运输业企业景气实查指数(BSI)跌至53.3,相比去年同期的61.6下降了13.4%。去年韩国三大造船企业的亏损额合计达到6.42万亿韩元,至今年一季度,这一亏损规模扩大至8.5万亿韩元。 在这种大背景下,近日,韩国政府要求三大造船企业在现有整改计划基础上,提交一份包含增加裁员数量、改善薪酬体系、节流控制成本等具体实施方案的全新计划。 衰败的造船第一城 位于韩国南部沿海的庆尚南道巨济市,聚集着众多大型造船企业的船坞和为这些造船企业提供零部件的中小型企业。据统计,这样一个人口仅为25万人的小城市,聚集了上百家造船企业,因此,巨济市也被称为“韩国造船第一城”。 在韩国的教材上,至今还将造船行业称为支撑韩国外向型经济体的重要产业之一。韩国民众对造船行业的感情也极度深刻,在韩国街头,随便拉上几位老者,很有可能就有曾经从事造船行业的人士。 据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为韩国三大造船企业工作的员工就达到了14.4万人,其中又有近六成属于中小型企业或临时工等非正式员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到达巨济造船企业聚集的地区时,看到三三五五的员工们从厂房里走出,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画面,在此工作十年的保安却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不寻常。 他向记者表示:“原本在韩国,造船行业因为巨大的工作量,加班多到远近闻名。但现在因为工作量减少,许多员工都开始准点下班了,因为没有工作可做。” 站在一旁的金英振(音译)听到这段对话连连点头,并时不时叹息。金英振今年六十四岁,是一家为大型造船企业制作零部件的小型企业的员工,算上今年,从外地来到巨济打拼已经十余年。 他回忆道:“曾几何时,我所在的企业一次能接到近二十个海底钻探船的订单,当时没日没夜地加班,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制作出来并启程出发,当时我自己的内心也是无比激动。至于现在,一年能为两艘船制造零部件就已经算是很好了。” 相比大型企业,中小型造船厂的情况更加糟糕。 位于巨济附近的统营市是韩国中小型造船厂的集聚地,从数年前开始,当地的许多造船厂便面临破产的窘境。而因为雇佣近5千名员工,拥有全球前十的船坞数量而被称为韩国‘中小型造船厂’的代表的新亚(音译)造船厂,也在去年11月宣布破产倒闭。 造船厂的不景气,不仅影响了造船行业的员工,还影响了周边地区的经济。 巨济市是一个仅拥有25万人口的渔村城市,但随着造船行业的兴起,在鼎盛时期,一度有近十万名外来人口迁入巨济,当地的中等教育也将重点放到了造船行业,在培训完相关技能后,向当地造船厂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对于一个渔村来说,造船行业是带动他们发家致富的重要手段。另外,正逢韩国造船行业的高效益时期,巨济市一下成为了韩国人均收入名列前茅的城市,甚至一度超过了韩国首都首尔,位居全韩第二。 金英振回忆:“那个时候,巨济的街头上尽是来自全韩各地、穿着着代表不同造船企业制服的员工们,他们带动了整个巨济的消费,当时巨济的百货商店里奢侈品琳琅满目,街头上歌舞升平,到处都是饭店,娱乐设施和商店,而每家店都是人满为患,那可谓是巨济的黄金时代。” 而如今记者走在巨济的街头,发现百货店里顾客空空如也。巨济D-Cube百货店员工李女士也向记者坦言:“原本每月发放工资的20日是百货店最为繁忙的时候,但最近很多员工即便领了工资也不愿打开钱包进行购物,仅仅该百货店一家的销售额就下滑了三成,而金银珠宝专柜的销售额更是下降了八成。” 在统营市造船企业聚集的街头,记者仅看到一家猪肉汤饭店还在开门经营。该饭店店主向记者无奈表示:“造船行业景气的时候,饭店里每天接待数百名员工用餐,看着韩国经济的腾飞,我们也感到自豪。但至今落入此境地,周边许多店铺均无法承受,纷纷离开。”在饭店里,记者发现用来熬肉汤的大锅已经被高高挂起,似乎已经很久没被使用过的样子。 据韩国造船行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六月,韩国三大造船企业的订单仍然出现断崖式下滑的危机,仅三大造船企业就将产生2.5万名员工失业,相当于巨济人口的近十分之一。而韩国雇佣劳动部的数据表明:仅在统营、巨济一带的造船企业,欠薪额已经超过了90亿韩元,为去年同期的三倍。韩国政府也在慎重考虑将造船行业列入“特别雇佣支援”列表,为企业提供资金以及政策上的支援,并为失业者提供失业支援金以及再教育的机会,而此支援仅在该行业失业率明显高于韩国平均失业率时才会启动。 金英振无奈摇头,表示“工作都快没了,有工作的也面临着欠薪的尴尬境地,现在巨济人心惶惶,除了偶尔喝杯酒解愁,没有人敢出来消费了。” 韩国造船行业的哀伤 至2007年,韩国的造船订单量居全球首位,达3270万CGT(修正总吨位)。之后,韩国在总量上虽被中国超越,但是凭借韩国拥有的技术优势,在全球造船行业中仍然保持着较为领先的地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全球前六大造船企业均被韩国企业所占据,这也使韩国在总量被中国超越以后,仍然具有强大的竞争力。但当时中国造船企业还以价格战为主,客观上也为韩国造船行业提供了机会。 金英振回忆称,问题出现是从一年前开始。他发现自己造出的船舶,没有及时被买方引渡,甚至好几次发生买方单方面撕毁合约的情况。 而进入到2016年,这种趋势更为严重,甚至演变成没有订单的情况。为大型造船企业工作的金英振也许并不了解:早在国际油价飙升的2012~2013年,韩国的中小型造船企业就发生了纷纷倒闭破产的危机,那时起,韩国已经完成了一轮产业结构调整。 对此,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解析道:“此前的这番调整,并没有使韩国造船行业产能得到有效的控制,而是被大型造船企业吸收。此时大型造船企业纷纷加大产能,并为了应对油价飙升,大规模投入生产海洋成套设备以及大型集装箱货轮。但现在正在建造的船舶都是2年前或3年前的订单,目前新船订单前景黯淡,而且在国际低油价趋势难改的预期下,新增海洋钻井平台订单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另外,中国造船行业的发展也为韩国造船行业带来了危机。 李国宪教授表示:“此前,中国的造船行业还以价格战为主,主要攻占技术含量较低的船舶市场;但随着中国国有大型船舶企业的整合所带来的规模的经济,特别是南北船的整合,将为中国船舶打开国际市场提供更大的契机。”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