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的当前位置: 贵金属投资 > > 贵州省劳模陈仕友:一件事情 一生坚守

贵州省劳模陈仕友:一件事情 一生坚守

时间:2016/8/3 16:54:27阅读数:0作者:网络
人一生,或长或短,选择用一生的坚持,去完成一件事情实属不易,生活在锌茶乡永安田坝的陈仕友老人,四十五年如一日,坚守茶叶发展之路,用汗水浇灌了梦想,用行动译释了责任,用执着演译了自已不平凡的人生。 一九七一年的那个冬天,刚被田坝公社任命为龙江大队队长的陈仕友与茶叶结下了不解之缘,上任不久,公社号召各生产队都要大力点种茶叶,接受任务后的他,便想动员本队群众尽快行动起来,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他刚把人召集在一起,还没有开始开会动员,就被一些到会的人说了风凉话,“算咯,饭都吃不饱,那的有力气去种茶哟!”“队长,再说那东西种出来又当不了饭吃,邻近其他生产队的都没有动,我们何苦又去出抢着出那个风头呢?”…… 年轻气旺一股闯劲的陈仕友见状,便生气地说:“正是因为我们上尧缺水田打秋,三年两不收。所以我才催着大家抓紧干,我们不能老是过这种吃饭靠回销,用钱靠贷款的日子,我们应该用自已的双手去想法改变这种现状才行,我们可以短养茶,在新开的茶地里套种荞子、红苕等作物,以填补大家粮食的不足……”陈仕友的一席大实话,说得大家都不再多言,尽管还有一些社员心里不愿意,但说不出口,第二天仍然扛着锄头跟着大家一道上了坡。就这样,陈仕友带着全队群众大干了一个冬季,挖了不少荒坡,点种了50余亩茶叶。为随后田坝茶叶的发展起了个好头。 转眼到了1981年,大集体解散,土地下放到户。1984年陈仕友又开始在当地建起了第一个家庭茶叶加工厂。将栽种的茶叶集中加工出售。平时他除了指导寨上的农户管护好分得的那片茶园外,还动员寨上的村民们不种包谷种茶叶,望着辛苦几年来,逐渐有点效益的陈仕友,附近有的乡亲们也开始动心,学他栽种发展茶叶,而有的呢,则仍然继续在那三年两不收的田地里,栽种那产量极低,收成又毫无保障的水稻、包谷。看着这一切,心里暗自替他们着急的陈仕友便主动找上门去作他们的工作。在大窝凼钻牛角尖出了名的陈世祥,任陈仕友再三上门做工作,他就是那句老话:“那茶叶又不能当饭吃,不种粮食我一家人吃啥呀。”这次陈仕友听后回答:“那你可先把坡上的土套栽上茶叶试试,坝下的好田好土仍种粮食,实在都接不上顿了,我拿粮食帮你家,好不好。”陈仕友那掏心窝的一席话终于感动了陈世祥,他也把他家的自留山地套种上了茶叶,就这样陈仕友走东家窜西家慢慢的将他的种茶队伍逐渐壮大起来。 为了保证裁种茶叶的质量,一九九一年他又从省茶科所请来纪德禄老师教他培肓茶苗,并将培育好的茶苗佘给了附近村寨想栽种茶叶的群众,没有钱不要紧,你先把茶苗拿去栽上,那阵见效益了再给我苗钱也不迟。在陈仕友的诚心感染和带动下,四邻八寨的乡亲们都掀起了一阵裁茶热,茶叶面积迅速扩大,望着那满坡几岭绿油葱葱的茶叶,陈仕友心里高兴极了,他那二十几年来的执着辛劳终于换来了一点成就感。 随着田坝茶叶的迅速发展,为了使茶农们的管护、制茶技术得到规范、提高,1993年至1995年陈仕友先后三次自费去贵阳茶科所请来孙东、陈小贵、刘仕玉、易启芬等几位老师,专程来田坝龙江为茶农们讲解荼叶的管理、加工、制作技术。在陈仕友那扭住茶叶就不放,持之以恒精神的感染下,1996年省茶科所又把一科题研究放在了田坝,那一年的上春,当省茶科所的冯少龙老师带着几位学生来到田坝找到陈仕友谈及此事时,陈仕友二话没说,不但给课题研究组在食宿上提供方便,而且还亲自为课题组的同志带路,只要课题组的同志提到想去取样的地方,他都会尽力想法满足。课题组原以为要十几天才能干完的活,在热心的老陈支持带引下,没想到仅几天时间就完成了采点取样工作,当冯少龙老师带着学生们离开田坝时,他紧紧地握着陈仕友的手感激地说:“老陈我们是专门吃茶叶这碗饭的,可与你热爱茶叶的这种执着专一的追求程度比起来,我们都训色多啦!”憨厚的陈仕友咧着嘴笑了笶,冲着即将离开的冯少龙老师说:“冯老师你过奖啦,十年九旱,田坝的群众是穷怕啦!我只是想为当地群众寻找一条生存找钱的路而以。”那一年的夏天,从省城的冯少龙老师那里又传来了好消息,田坝土质不但含锌,而且还含硒,一个地方栽种出来的作物同时富含锌、硒两种元素,这在全国都是少有的,听到这个消息后,老陈兴喜若狂,他知道自已近三十年来的心血没有白费,也终于给跟着他一道栽种茶叶的乡亲们有了一个交待。 如今,田坝锌硒茶叶声名远扬,外地客商纷纷涌入投资建厂。老陈也带着自已的几个子女成立了自已的浪竹茶业公司。他也因在当地带领群众致富有功,2005年被省人民政府评为劳模,2007年被省授予优秀企业家荣誉称号,2013年又被市人民政府评为十一五期间有突出贡献的人。现在老陈的茶叶生意也越做越大,由浪竹茶业公司又分出了黔羽枝、红魅两个分公司,田坝龙江一带的老百姓,只要一开车出门望着那四通八达的宽敞水泥硬化路面,便都感慨地说:“没有当年老队长陈仕友的执着坚持,那会有今天田坝龙江一带这样的巨变。” 编辑:杨筑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