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热门平台:

惠金所

人人聚财

晋商贷

在线贷

点融网

陆金所

阳光易贷

宜人贷

泰然金融

你我贷

付融宝

向上金服

爱钱进

诸葛理财

 
 
您的当前位置: p2p网贷 > 陆金所 > 揭开陆金所“股权失控”的神秘面纱

揭开陆金所“股权失控”的神秘面纱

时间: 2015/4/29 13:25:38阅读数:124作者:网络
特此声明:以上企业信息来自互联网,本公司不对真实性负责。此信息为企业免费宣传展示。安心贷与以上企业无任何关联关系。(若需删除,请致电安心贷客服4000515858)

长江商报消息中国平安持股比骤降至49.99%,自称丧失控制权,股权异动背后或为上市铺路

□沈佑荣

马明哲携中国平安倾力打造的陆金所正在生变。

“74.91%股权降为49.99%,平安集团丧失了对陆金所的控制权。”在中国平安2014年年报中,陆金所以注脚形式被踢出合并报表范围。

陆金所的红火早已为外界瞩目,平安集团突然宣称丧失控制权,其中颇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截至发稿时,陆金所方面尚未向长江商报回复。而中国平安早先对外的解释是,陆金所目前正在进行一笔融资计划,其中有一些很正常的合法合规的股权变更,集团仍为陆金所最重要的股东,也是陆金所目前最大的股东。

实际上,一直以来,中国平安作为一家控股公司并不实际经营具体业务,而是通过对绝对控股的旗下公司来实现,这也客观上导致部分公司股权复杂化。

透过陆金所股权变更的迷雾,长江商报查询资料发现,陆金所的股东中有多人曾是平安集团旗下公司的高管。

4月11日,一家互联网金融第三方机构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表示,行业政策不明朗,风险不断暴露,而陆金所的体量较大,这或许是中国平安不想让其过早公众化的原因之一。

然而,有更多业内人士认为,多种迹象表明,中国平安依旧是陆金所的实际控制人,陆金所股权异动,极有可能是为上市做准备,从平安分拆出来独立上市,寻求利益最大化。毕竟,长期在中国平安庇护下,不利于品牌形成,也难获得资本市场认可。

2015年

3月

中国平安在2014年年报中称集团丧失了对陆金所的控制

2014年

12月

股东增加至4名,注册金仍为8.3667亿元,股东加入源于内部股权转让

2013年

年底

以配股方式增资5亿元,总股本从4.2亿元增加到8.3667亿元,平安创新、新疆同君分别增资3.1250亿元、1.0417亿元,林芝金生没有认购

2013年

1月

林芝金生增加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注册金增加到4.2亿元

2011年

9月

陆金所成立,注册金4亿元,其中平安创新出资3亿元,持股比例75%新疆汇明(后更名新疆同君)出资1亿元,持股比例25%

陆金所股权之谜

“本集团丧失了对陆金所的控制。”中国平安2014年年报中,以一条注脚的形式披露了陆金所股权的重大变更。年报显示,平安持股比例已由74.91%降至49.99%,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到底何种变动导致中国平安丧失对陆金所的控制权?一时间,引发外界猜疑不断。而长江商报通过查询资料,梳理出陆金所股权曾历经过三次重要变迁。

2011年9月,陆金所成立,注册资本4亿元,发起人为平安创新资本和新疆汇明(后更名新疆同君),分别持股75%、25%。2013年,林芝金生出借管理合伙企业斥资2000万成为陆金所股东,陆金所注册资本增至4.2亿元。当年12月,陆金所再一次增资,达到8.3667亿元,但林芝金生没有认购,平安创新资本、新疆同君分别向陆金所增资3.1250亿元、1.0417亿元,分别持股73.21%、24.40%。当年,中国平安年报显示,平安持有陆金所74.91%股权。

去年9月26日,陆金所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的一份文件显示,陆金所的股东仍为三名,平安创新资本持有67.61%,新疆同君持30%,林芝金生持股2.39%。当年12月4日,陆金所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显示,股东增加至四名。截至目前,陆金所的注册资本仍为8.3667亿元,这表明陆金所有新股东加入,但没有增资扩股,股东加入源于内部股权转让。

去年5月至今,市场上关于陆金所的传闻不断,诸如分拆上市、引进摩根士丹利为战略出借者等,但中国平安至今未作正面回应。

今年3月,陆金所副总经理郑锡贵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陆金所成功进行了新的融资安排,将获得新的资金支持,将于近期全部到位,目前正在办理相关手续。届时陆金所将成为中国资金实力最强的金融资产交易信息服务平台。而在近期闭幕的博鳌论坛上,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向公众证实,确定从海外引进一笔战略出借资金,出售小比例股权以筹集30亿人民币。引资对象为私募股权基金机构出借者及个人。

此外,今年元月,陆金所的经营范围扩大了,增加了包括财务咨询、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预包装食品销售等多个项目。

上述消息一定程度上表明,陆金所股权变动与引进战略出借者不无关联。但正如计葵生所言,陆金所出售的只是“小比例股权”,不会影响陆金所股权大幅变动。

“陆金所融资30亿元出售的股权比例会很小。”广东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朱明春向长江商报表示,通常而言,股权融资不超过30%,一般在10%左右。

针对陆金所股权猜疑,平安集团曾公开含糊回应,陆金所在做融资计划过程中,有一些正常的合法合规的股权变更。但究竟如何变更,曾联系两名平安集团人士,其均称“只有高层清楚”。而陆金所公关总监刘婕则称在国外出差,目前尚未向长江商报回复。

国内一研究互联网金融的公司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表示,在陆金所尚未上市的情况下,股权变动属于平安集团核心机密,目前外界难以知晓。

高管身影隐现

“中国平安绝不会失去对陆金所的实际控制。”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表示,作为平安集团布局互联网金融的重要一环,目前陆金所已做得风生水起,即将迎来收获期,现在放弃不太可能。

事实上,种种迹象表明,陆金所的实际控制权其实仍在平安集团手中。

首先新疆同君、林芝金生两家公司仿佛专为陆金所而设。新疆同君成立于2011年6月17日,早陆金所3个月。林芝金生注册资本2000万,巧的是入股陆金所也是2000万,随后陆金所增资,林芝金生并未参与。

此外,两家公司的合伙人基本是平安系的高管。林芝金生的股东为5个自然人,分别为俞晴、黄黎明、杨学连、秦国兵和何松琦。其中,曾担任陆金所副总经理的黄黎明曾是林芝金生法人代表,此前还是平安网销中心总经理。何松琦曾是平安汇富资产管理公司监事,而担任陆金所副总经理的杨学连早在1993年加入平安,曾担任平安养老保险公司副总经理。去年11月17日,上述股东变更为杨学连和石京魁。而石京魁是陆金所首席人力资源执行官,陆金所成立前,担任集团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

注册于新疆乌鲁木齐的新疆同君,2011年8月22日之前,注册资本金为1.2亿元,由5名合伙人陈克祥、樊刚、史良洵、王利平、谢虹共同出资,而这5人同样来自平安系高管。其中,陈克祥是平安集团副总经理,樊刚曾任非执行董事,史良洵是平安产险副总经理,王利平曾任平安集团副总经理,谢虹是平安科技副总经理。目前,新疆同君仅剩史良洵和谢虹两名合伙人,每人出资1500万元。

目前,新疆同君应该还是陆金所股东,至于持股比例暂无法知晓,而林芝金生是否退出也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能够取得陆金所控制权,至少持股比要超过50%,这部分自然要包含新疆同君,或成为其一致行动人。那么,依据新疆同君与平安系的密切关系来看,陆金所的股权只是由高管代持罢了,其实际控制权并未旁落。假如控制权进入上述企业中,或成为某种意义上的MBO(指公司的经理层利用借贷所融资本或股权交易收购本公司的一种行为)。

其实,市场上早有传闻,让高管分享互联网金融板块的成长期待年回报率是平安的一项内部激励政策,如平安早期推行员工持股,即平安员工及高管成立合股公司,员工及高管通过这一平台持股。

实际上,不仅仅是陆金所,平安布局互联网大多采取类似持股模式。如平安健康互联网的股东是平安金融科技和乌鲁木齐广丰旗股权出借有限合伙企业,广丰旗合伙人为史良洵和谢虹。平安好车的股东是平安金融科技和新疆同君,平安好房的股东是平安金融科技和广丰旗。

综上可以发现,平安旗下的互联网板块持股,除通过平安创新资本和平安金融科技外,其余的股权都集中在史良洵和谢虹等高管手中。不过,截至目前,平安集团对此未作出回应。

或为上市铺路

突然而至的股权变更,让本就传闻缠身的陆金所充满了无限猜想。

长江商报通过对比中国平安近两年年报发现,纳入中国平安合并报表范围的子公司中,有28家在2014年年报中消失,新增的子公司中,有4家具有互联网特色,如平安好房、平安好车等,可见平安对互联网板块的重视。

值得一提的是,平安健康互联网公司是从平安健康险分立出来的,专营互联网健康管理业务,在平安资产管理及健康管理的两大领域有着重要意义。而深圳万里通网络信息公司是从原平安万里通业务独立出来的,二者曾被视为与陆金所并列的“双子星”,为平安开拓“积分联盟”的商业模式。

在今年元旦致辞中,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阐释了平安战车,即“一扇门、两朵云、四个市场”,其中“四个市场”就是陆金所、万里通、平安好房、平安好车。

显然,陆金所作为平安战车中的重要一环,不太可能丧失对其控制权。那么,陆金所的股权异动意味着什么呢?

网贷之家CEO徐红伟向长江商报表示,受监管政策、行业规范等多重因素影响,再加上前期2.5亿坏账的不利传闻及至今仍然亏损等因素,将陆金所过早暴露于公众下并非好事。股权异动,或许是平安集团的一种安排。

目前,陆金所主要有P2P和金融产品交易两大板块,去年成交量超过3000亿元。

有消息称,中国平安在公布2013年年报前,曾有审计机构因为陆金所不愿签字。不过,此事尚未得到权威证实。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曾表示,平安集团降低持股比例是为了传递一个信号,即陆金所会成为更开放、中立的平台,与各金融机构合作开拓标准资产、非标资产的新市场。

对此,国内一家大型国资背景互联网金融公司负责人表示,根据目前《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如果陆金所不从平安集团分拆出来,同平安集团整体上市存在难度。从陆金所引进战略出借者、匿名高管股东等信息看,陆金所的股权异动极有可能是在为上市做准备。

朱明春也向长江商报表示,陆金所从平安集团的报表中分离出来,目的就是为上市做准备。毕竟,不再有平安这棵大树庇护的陆金所才容易获得资本市场认可,塑造独立品牌、独立上市,这也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

一家证券机构分析人士也认为,从平安集团的子公司变局看,陆金所股权变动系资本运作的可能性较大。从大背景看,监管层也鼓励有一定实力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市场上也有上市的呼声。如此看来,陆金所的股权变动或许就是在向资本市场迈进。


【安心新手大礼】1000元红包领到手软,新手专享10%期待年回报率,点击领取噢!

X 关闭

扫一扫

关注微信账号